2019年12月15日星期日农历己亥年(猪)十一月二十
用户名:  密码:   验证码:  点击可以刷新验证码  
收藏本站 繁體版
  • 首页
  • 学校概况
  • 新闻公告
  • 招生考试
  • 学前教育
  • 旅游教育
  • 电商教育
  • 高中教育
  • 继续教育
  • 视频点播
  • 年度质量报告
  • 校园文化
  • 网络中心
  • 教学资源库
  • 桃李园文学社
  • 巴师学报
  • 示范专业项目验收
  • 学生技能网络展厅
  • 全国文明校园专题
  • 举报方式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资助专栏 >> 资助公告
    2016年自治区获奖资助征文《出路》
    信息来源:原创  ‖  发稿作者:资助办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28日  ‖  查看360次  ‖  

   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出路

     

        山村的小路纵横交错,没有人分得清哪条是出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        傍晚。

    夕阳懒洋洋的挂在天空,任由余晖沐浴在整片山野,村里的老人纷纷拿出板凳在庭院里纳凉,尽情的享受着秋风吹来的凉爽。山涧里流水潺潺的回声一直环绕,桥的那一头,一群欢快的孩子们背着书包,从山的那一头学校回来,嘴里还念念有词:

    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,教之道,贵以专……

    这一切,惊动了在田间埋头苦干的一个小姑娘。她身着朴素,裤子上补丁多得几乎布满,鞋子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尖尖角磨出了几个洞,她的脸很消瘦,肤色也因为经常的劳作被太阳晒得泛起微黄,小小的手也长满茧子,只剩得一双显得炯炯有神。可是,这双美丽的眼睛此时此刻正望着那群孩子远去的背影出神,就这样呆呆的看着,直到那些孩子完全消失在视野里,她再也忍不住,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……

    夜晚,农家小院。

    “李煜绮,你死哪去了?还不快点过来给老娘端洗脚水!”

    屋里传来舅母的骂喊声,李煜绮默默的放下手里正在洗條的衣裳,低着头,去井边拿盆打了点水,来到了舅母的屋子里,恭恭敬敬的放在舅母面前,然后又低头走了出去。

    “怎么?给老娘打点水这么不乐意?哭丧个脸给谁看呀?怎么,克死了你爹妈还不行?还想克死我?”

    李煜绮刚想走出门,就听到舅母冷不伶仃的讽刺,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  “怎么,你还敢瞪我?”舅母眉头一皱,作势准备起来扬手打她。

    “够了!”一边看书的舅舅,不悦的看着两人,又低头看了一下书,说,小绮,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  “没洗完衣服你就别想睡觉!”

    这是舅母甩门后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  夜色,总是这么撩人。

    皓月当空,微微的晚风吹过树林,伴随着的是沙沙的响声,萤火虫在这样一个夏季的夜打着灯笼点缀着整片天空,田野的看瓜人的呼噜声也早已响起。舅母嫌她在院子里洗衣服太吵,无奈,她只得来到这水边,洗條着舅母一家的衣物。夜晚的河面是静寂的,月光的倒映,在河面上泛起微微的磷光,显得格外耀眼。

    她一边洗着衣服,一边盯着河面看。她想:如果没有那场意外,她应该还是那个被父母疼爱的公主吧。

    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在这个本该无忧无虑如花般的年纪,却结上了一个又一个的老茧。以前她的手多嫩多白呀,妈妈总是很疼爱的抚摸着她的头,不让她干这干那,妈妈说,女孩子的手是用来学习的,是用来画画,跳舞,弹钢琴的。

    可是妈妈你知道吗?在离开你以后,就再也没有人在会对我说这些话。

    她不知道,自己还有什么出路,难道真的要老死在在这个山村不成?她觉得很迷茫。

    不远处,传来了一声声伤感的笛声。

    这么晚了,是谁在吹笛子呢?

    她沿着小路走过去,在离水边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,坐着一个身穿白裙子的女孩,拿着笛子在月光下吹奏着,月光洒在她身上,显得很柔美。

    “谁?谁在哪?”李煜绮疑惑地对着那石头上的女孩问道。

    那个女孩转过头来,停止了吹奏。约莫和她一般大的年纪。

    “你好,我是从邕城来的,夜晚太热了,我就出来走走。”女孩十分热情,还从石头走下来,迎面和她握起手来。

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叫张思玉。”女孩对她笑着,充分的表示着她的友好。

    “我叫,我叫李煜绮。”她答道。

    年轻的姑娘就是聊得来,两个女孩子一下子就说了很多话,李煜绮也从开始的唯唯诺诺变得不再怯意与张思玉的谈话。

    “煜绮,你还在念书吗?张思玉问道。

    念书?这个词已经离开她一年之久。自从一年前父母意外死亡,法院把她判给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——舅舅,而舅舅一家五口也有三个表兄妹在念书,家里根本没有闲钱再供她,舅母又不喜欢她,更别提让她去念书了。以前父母亲还在的时候,她在学校成绩还算不错,可如今……恐怕这辈子与念书再也无缘了吧。

    “没有。”她回答得非常平静。

  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呢?”

    “还,还可以吗?”李煜绮的眼神里充满期待的看着张思玉。

    “只要你想,一切都不成问题。”她拉起李煜绮的手,继续说道:“小绮,唯有知识改变命运,我们不该一辈子都被困在这个世俗的山村里。”

    是啊,她还这么年轻,她也不愿意一辈子都被困在这个村子里。

    “你好好想想吧,小绮,我先走了,如果你想通了明天告诉我,”

    张思玉走了,李煜绮还在原地发愣。

    读书,真的是她的出路吗?

    次日清晨,当第一抹艳阳射进村子里,李煜绮早早就把家务,以及全家人的早饭准备完毕。舅母不让她和其他表兄妹们一起用餐,在看到舅母凌厉的眼神时,她也很自觉的去院里拿起锄头,准备在院里为几日前刚种的青菜除除草。

    “小绮姐!

    围墙上冒出来个小脑袋,她抬头一看,原来是隔壁家的阿妹小红。

    “怎么了,小红?”

    “听说村里来了个女大学生,大家都在听她说话呢!她说的那些个道理,连村长都夸她说得条条是道呢!”小红说。

    “不就几句大道理,有啥好听的?”

    “小绮姐,你就陪我去了嘛!”小红走进来,不由分说的就拉着她,要她跟着一起去。

    “好吧!”李煜绮最受不了小红的撒娇,“等我把这点活干完。”

    两个小姑娘结伴来到了村口,果然,人群中一个女孩子一袭白裙,像朵儿白莲花一样站在人群之中,谈吐不凡,落落大方,她的声音不是很大,却让人听的非常舒服。

    这个身影……好熟悉啊,这,这不就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吗?她好像叫,张思玉。

    她和小红从人群中挤了进去,站到离张思玉不远的地方,看着张思玉说话。

    “乡亲们,现在我们生活的时代不同了,我们不能再让我们的儿女,世世代代重演我们的旧剧,困在这大山里。现在国家开放政策,就读中职专业,不仅学费全免,每年都有资助金来资助贫困的学生。这无异于给了我们这些贫困子女开出了一条读书的出路啊!”

    旁边听着的徐大娘用手寸拱了拱身边的吴婶子,小声点的嘀咕着:“我看这女娃说得挺在理的,以前咱们穷,没得书读,现在政府都免费,还资助呢,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。”

    吴婶子点了点头,“是啊,我也觉得挺靠谱的。”

    张思玉继续说道:“就读一门专业,毕业出来了靠技能养活自己,成绩优秀的,还可以考上大学,由国家资助,每个月还给发生活费咧。”

    “真有那么好的事?”赵大叔不禁问道。

    其他的乡亲也纷纷发出来自己的疑惑。

    “是不是真的啊?”

    “该不会是骗人的吧?”

    “我们该怎么相信呢?”

    ……

    面对这样的情况,张思玉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拿出了一些证明,递给乡亲们传阅。

    “乡亲们,我也是穷苦家庭出身的孩子,几年前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就读了中等职业学校的学前教育专业,并通过了努力,考进了邕城师范大学,现在,我是一名师范本科生在读。”她举起了自己的学生证给他们看。

    “你们手里传阅的,是部分我获得国家资助的证明材料。我来这里的目的,是学校希望我们的宣传,能够鼓舞更多的跟我一样家庭困难的孩子,都能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

    乡亲们互相张望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。

    “我相信你,我也要改变自己的命运!”这坚定的声音是来自李煜绮的,在昨晚和今天张思玉的这般引导的话语后,她越来越明白自己心里想要什么。

    是的,她渴望改变命运,而读书,就是她的出路。

    张思玉和她相视一笑,“小绮,跟我一起去改变我们的命运好吗?”

    她向她伸出了手,眼神无比坚定。

    “好。”

    她也握住了她的手,语言也无比坚定。

    而乡亲们像是受到了鼓舞似的,一片热情澎湃的呼喊声响起。

    “让我们的孩子们也去念书!”

    “没错,要改变我们的命运!”

    “过两天我就送娃去念书。”

    “我也要送去!”

    “我也是,我也是。”

    ……

    穿过一户户的屋檐,李煜绮带着张思玉来到了舅母的屋子前。

    “你怕不怕?”她有些担忧的看着她,“听他们说,你舅母,对你不是很好。”

    这一说,她握着张思玉的手更紧了。她深呼吸了了一口气,然后对张思玉说:“我是很怕,但是我更害怕未来没有光的日子。”

    她从容地走进了屋子里,想换了个人似的。张思玉看着她消瘦的身影,却有着一种无比的执着,在心底暗暗地对她说:加油!

    走进屋子,这个时候舅母已经在床上抱头大睡,舅舅却和往常一样,在椅子上看书。

    “舅舅。”

    “小绮,有什么事吗?”舅舅问道。

    “舅舅,我想去读书,我想跟张姐姐一起去邕城读书。”

    她很坚定地说出来自己的想法。

    舅舅放下手中的书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眉头一皱,走到她面前,问:“你可想好了?”

    她点了点头。

    “什么?你要去城里读书?我不同意!你走了家里这么多活谁干啊?这么久白养你了?”

    也许是听见了他们的谈话,舅母一下子从床上起来,死活不愿让她走。

    “小绮,你先出去吧!舅舅有话要和你舅母聊聊。”

    她很听话的在门外等,屋里的两人很平静,没有太大的争吵,声音很小,甚至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舅舅和舅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舅母没有了往常的嚣张气势,递给了她一个袋子,语气也变得非常温柔。“小绮,这是我和你舅舅的一点心意,以前的日子是舅母不懂事,对你不好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  她接过袋子,里面装了一些用品,还有一个信封,她瞥见里面装的好像是钱!

    “舅母,这,这我不能要,你们收回去吧!”说罢就把袋子还给舅母。

    “就收下吧!去城里吃啊用啊什么的也够得上。”舅舅说,“以后常回来看看。”

    “我一定会的。”他和舅舅舅母相视一笑。

    告别了他们,她和张思玉收拾了一些东西,在走出村口的时候,她回头深深的看着这个村子,缓缓才说出话来:“总有一天我会证明读书是条出路,而我做到了。”

    她不知道舅舅跟舅母说了什么,能够说服她同意自己去读书,但是,她很感谢他们,能够给她这个机会。

    “你一定会做到的。”张思玉说。

    这条理想的小路上,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    十五年后

    “李女士你好,我们是邕城电视台的,这次我们来采访您的目的,是想通过向您这样励志的成功人士,来给世人做个榜样。现在,您已经成为邕城师范大学最年轻的女博士,能够跟我们分享您的故事吗?以及您成功的秘诀。”

    一个约摸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,拿着话筒,身边还有几名摄像师,非常有礼貌地问着坐在沙发上的李煜绮。

    此时此刻的她,面容姣好,落落大方,面对那么多的镜头也没有意思的慌张。

    今非昔比,她现在已经是女教授,李煜绮。

    “我原本出身在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,我的父母,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。天灾人祸,一场意外让我失去了这一切。我来到了舅母家,舅母家天见不怎么好,和其他孩子一样,成为了贫困家庭的孩子。当我以为这一生就这样子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女孩,她把我带到邕城,我从中专,考上大学,一路过来,研究生,硕士,博士,博士后,副教授,最终我变成功成名就的教授。”

    她站起身来,继续说道:“我这么努力,就是为了要证明,知识改变命运,读书才是出路。我很感谢遇到的那个女孩,我感谢国家在我青年时代对我读书的资助,我也敢下那么优秀的自己。

    她又指了指墙上的迷宫图画,所有的人都向那里望去。

    “你们看,这谜宫,路纵横交错,如果没有一个引路人,很难找到正确的出口。人生的出路也是一样,所以这些年来,我留校任教,也是更多地为我的学生当个引路人。”

    “啪啪啪……”一阵掌声响起,在场的人无一不被李煜绮的这段话折服。

    她抬头望着窗外的蓝天,天空中仿佛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温文尔雅地对她笑着,她是她的引路人,她永远记得,她叫,张思玉。

   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没有路的,人走多了,才有的。当你面对人生迷茫的时候,你的引路人你遇到了吗?你的出路你看到了吗?(20145 黄秀岚)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   上一篇: 2018年我校获区人民政府中职教育奖学金名单
       下一篇: 2019年春季学期高中免学杂费名单公示
        返回顶部↑
    河池市巴马民族师范学校(河池市第三高级中学)   桂ICP备05007590号   网址:www.bmmsbmlx.cn www.gxhc3g.com   技术支持:广西至胜电脑科技有限公司
   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网警备案:45270102000044
    警警
    察察

   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.0以上  

    By:Nzcms v5.6.24